Site Overlay

人物志基根-穆雷:夏季联赛表现抢眼 为国王重返季后赛带来希望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Andscape作家Marc J. Spears,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和平台观点)

萨克拉门托国王上一次打进季后赛还要追溯到2006年,当时今年的新秀基根-穆雷仅仅只有5岁。下赛季迈克-布朗将成为国王的新主教练,他是球队自上一次进入季后赛以来的第12任主教练。从这一点上来看,对国王来说,似乎打进附加赛就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了。

“当我刚加入球队的时候,我们谈论最多的事情就是球队已经多年没有打进过季后赛了,但现在我们拥有许多出色的球员。”穆雷在接受Andscape采访时表示,“我们能形成化学反应。所以,打进季后赛并给对手带来威胁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也是球队的首要目标。”

考虑到穆雷成为今年4号秀的历程,我们就能很容易理解他为什么对国王的未来充满信心。在国王在选秀大会上盯准他之前,这位来自己爱荷华大学的球星在高中毕业后并没有轻松地得到大学篮球的offer,并且在刚进入爱荷华大学时就饱受质疑。他的成长经历远远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在国王选中他的那一刻起,这一路的经历就让穆雷感受到了自己和这支球队的亲密关系。虽然近年来NBA的经纪人们都不太愿意让有着光明前景的新秀客户加盟国王,但穆雷想要接受挑战。

“我能接受国王的情况。”穆雷说,“我的整个篮球生涯一直都充满了挑战。在我高中最后一年的四月里,我不知道毕业后我会去上哪所大学,我毫无头绪。这件事本身就是一大挑战。然后我去了爱荷华大学,我不知道在那里我能不能打上球,这又是另一个挑战。所以,我知道我喜欢接受挑战、迎接挑战,在这个过程中超越自我。”

上赛季,大二的穆雷为爱荷华大学场均能够贡献23.5分、5.7个篮板、1.9次封盖和1.3次抢断。穆雷是土生土长的爱荷华锡达拉皮兹人,他曾入选了2022年大十校联盟的最佳阵容,也曾获得过全国顶级大前锋卡尔-马龙奖。在选秀大会之前,国王拒绝了潜在的交易报价,并在选秀大会上越过了像杰登-艾维、本内迪克特-马瑟林和谢顿-夏普这样的具有光明前景的球员,最终选择了穆雷。

近年来国王在选秀大会上出现过一些“看走眼”的情况。他们在2011年选中了吉默-弗雷戴特,而在他身后还有克莱-汤普森和科怀-莱昂纳德;在2012年选中了托马斯-罗宾逊,而不是达米安-利拉德;在2014年跳过扎克-拉文,选中了尼克-斯陶斯卡斯;在2015年放弃了德文-布克,选中了威利-考利-斯坦;在2018年选中了马文-巴格利,错过了卢卡-东契奇、小贾伦-杰克逊以及特雷-杨。

但是在看到穆雷带领国王在最近于大通中心举行的加州经典夏季联赛上取得3胜0负的战绩之后,苦命的国王队相信他们这次终于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哦,我的天呐!那个家伙太出色了。”国王队后卫戴维恩-米切尔说道,“他非常高效。比赛的方式也很棒。他防守很努力。他需要在场上和队友多一些交流,但与我们相处得越来越熟悉之后,这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他很修长,是个全能的得分手。他拥有一种成熟的气质,对于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这是独一无二的。他这一路走来很是不易,我对此非常欣赏。他的潜力超乎想象。”布朗说道,“人们对他的篮板球以及成为大个防守者的能力津津乐道。他的这些能力非常符合我们球队的需要,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当我们向前迈进时,他就是符合我们球队文化的人选。”

在加州经典赛上,穆雷场均能够得到最高的19.6分和8个篮板,投篮命中率为51%,三分命中率达到了44%。这位身高6尺8,体重215磅的全能型球员在对阵热火的比赛中得到了26分,接着在对湖人的比赛中又得到了24分。

“我打得很好。但我需要表现得更加稳定。我的信心没有丝毫动摇。这对我和我的职业生涯来说都是个好的开始”。穆雷说道,“我只是想尽可能多地学习。在拉斯维加斯,我知道我的表现可能会有所起伏。”

在旧金山执教国王参加夏季联赛的球队助教Jordi Fernandez对穆雷的潜力赞不绝口,称他为一名“稳定且高效”的球员。Fernandez补充说,这名新秀很聪明,很好执教,还很谦逊,他是名好队友,一直想做正确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我对基根的表现真的印象深刻。”Fernandez说道,“我非常期待他在拉斯维加斯的表现。”

而就在三年前,尽管在和双胞胎哥哥克里斯一起效力于Cedar Rapids Prairie高中时表现得非常出色,但NCAA D1级别的学校对穆雷并不感兴趣。

在高中的最后一年,穆雷场均能够砍下20.3分和7.2个篮板,但他只收到了来自西伊利诺伊大学的奖学金offer。其他的低等级学院,比如爱荷华大学、杜鲁门州立大学和西南明尼苏达州立大学也提供了奖学金。

但是,穆雷的父亲——前爱荷华大学前锋Kenyon Murray——相信儿子们注定能有更大的作为,所以他说服他们加盟了佛罗里达州代托纳海滩DME学院的预科球队。

“我想去上离家近的专科学校,但是我的父亲却在四处打听预科学校。所以,我最后也只好听他的话了。”穆雷说。

DME学院篮球队有10人组成,名叫“蓝队”。在为DME学院出战的26场比赛里,穆雷场均得到了全队最高的22.1分以及7.5个篮板。与此同时,他的哥哥克里斯场均能够贡献17.1分以及10.1个篮板。当穆雷宣布参加2022年NBA选秀大会时,他向DME学院表达了感谢,他说道“感谢你们给了我一个打高水平比赛的机会,让我走上了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道路。”

“我认为(在DME学院打球)很重要,因为在这一年我又有所成长。”穆雷说道,“在高中时期,我的身高从高一的5尺10长到了高二的6尺7。所以,在DME学院的这一年让我有多一年的时间来适应我的身体,取得更大的进步。我们在佛罗里达州与许多低级别学院都有过交手。所以与D1级别的对手们交手是一大挑战。我认为这一年让我为大一的比赛做好了准备。”

穆雷兄弟追随着父亲的脚步,加入了爱荷华大学。这是他们从小就怀揣的梦想。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认为,他们能够加入爱荷华大学更多是因为他们的父亲。

“我记得媒体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认为你会成为一名合格的角色球员吗’。”穆雷回忆道,“我也记得当时很多人对有学校给我们提供奖学金而感到生气。这让我有点难过,因为我知道我是一名优秀的球员。所以,对我来说,我就要向自己和家人证明我属于那里。而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

2020-21赛季,大一的穆雷场均能够得到7.2分和5.1个篮板。他说,也就是在那个赛季,他开始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一名NBA球员。这位公认的全美第一阵容球员带领爱荷华大学获得了2022大十校联盟的冠军,并在四场比赛里共砍下103分,创造了新的纪录,最终被评为了MOP。穆雷不仅是爱荷华大学单赛季得分纪录保持者,其场均得分也能排到全国第四,并且在球员效率榜上也能排名第一。

“我觉得我在NBA可以从2号位打到5号位。”穆雷在接受选秀专家Jonathan Givony时表示,“无论教练让我打哪个位置,我都可以胜任。我非常期待向NBA球队展示我在攻防两端的全面性。我的运动能力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强得多。我是最具竞争力的球员。从我的面部表情看不出来什么,但我热爱篮球这项运动,每场比赛在场上竞争都是我的一种荣幸。”

克里斯-穆雷上赛季场均能为爱荷华大学贡献9.7分和4.3个篮板,他预计会重回球队开始自己的大三赛季。由于基根-穆雷即将去往萨克拉门托,所以这是自2000年8月19日兄弟俩出生以来首次分开生活。

“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的话,那么我想说很高兴我们分开了,因为我们已经在一起21年了,我们总会挑对方的毛病。”穆雷说道,“但他现在要走自己的路。他要在爱荷华大学做好他的工作,而我现在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们只是为对方感到高兴。”

在上个月被选中后,穆雷还没有机会在萨克拉门托完全安顿下来。现在国王队已经了解到,他是一个在球场上下都非常安静且温和的年轻人。国王队也很快就会知道,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高尔夫,他也很热衷于帮助有需要的儿童。

“我经常打高尔夫。”穆雷说,“我需要再多打几轮才能和那些擅长高尔夫的NBA球员们打得一样好。我想参加一些高尔夫锦标赛,那感觉一定很好。”

在爱荷华大学读大二之前,穆雷与Zoarc Athletics签署了一份含姓名、肖像的签名服装协议,旨在给需要医疗援助的儿童提供帮助。

Zoarc是一个倡导健身、健康、表现和积极性的运动生活服装品牌。该公司推出了“爱荷华衬衫”,其收益均捐给了爱荷华大学施泰德家庭儿童医院(the University of Iowa Stead Family Children’s Hospital)。通过与Zoarc公司的服装合作,穆雷在2021年11月2日向这所儿童医院共捐款2164美元。

在递交支票后,穆雷在Instagram上写道“做一些伟大的事情一直是我的人生目标”。

“那家儿童医院是爱荷华大学和当地体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穆雷说,“显然,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但是我想借此做些好事。”

穆雷说,虽然他来萨克拉门托的时间还不长,但他已经受到了国王球迷的热烈欢迎,他们迫切希望球队能够重返季后赛。随着德阿隆-福克斯、多曼塔斯-萨博尼斯、哈里森-巴恩斯、戴维恩-米切尔和理查恩-霍姆斯的留队以及穆雷、马利克-蒙克和凯文-许尔特的加盟,现在国王拥有着近年来最具天赋的阵容之一。

目标重返季后赛?虽然球队已经多年无缘季后赛,而且西部竞争极为激烈,但穆雷仍展望着球队在下赛季能迎来转机。

“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穆雷说,“我觉得我可以成为这支球队的一部分,为这支球队带来转机。我希望能够参与球队的选秀流程,参与未来的球队选秀,我认为这是件大事。所以,这就是我的家,我喜欢这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